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--.--.--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記事URL | スポンサー広告 | トラックバック(-) | コメント(-) | 【--:--】

一輪は蒼く

2007.02.14
下着雨的冷冷的清晨
腳下盛開的是孤獨的一朵花

被踐踏着 被踐踏着
但卻還是直直的向着天空

怒放着,卻想要哭泣
總是怒放着,卻想要枯萎
很愛那樣的你

飛來飛去的蝴蝶只是吸取花蜜
但並沒有聽見煩惱的傾訴

被淋濕了 被淋濕了
但卻還是直直的向着天空

怒放着,卻想要哭泣
總是怒放着,卻想要枯萎

如果是那樣的話
把不安和煩惱全部爆露出來吧
能看見你顔色的花就好

然後 你熱烈的開放着 好像是第一次那麽愉快似的
不久便成爲了枯萎的押花 不離開深愛的你
永遠。。。


已經2月份了。我已經漸漸忘記了蜉蝣解散這件事情。或許我自己還是很主觀的覺得他們並沒有解散。可能在看到last live 的影像之前,自己還是會很固執的這麽認爲。對現在的我來説fw也是還是4個band。不管他們有沒有解散,我就是很固執的認爲他們是存在在那裏的。

這是一首很不蜉蝣的歌 至少我是這麽認爲。很美的旋律,雖然是用來告別的作品,但出乎意料的沒有用很沉重的曲子。從某种意義來説它是一個“歡快的曲子”。但是我還是有點給弄哭了。我實在很討厭用微笑的方式來說出讓人流淚的話。真的很討厭。

同樣都是渺小的生命,卻在努力的綻放自己的光芒。
我想我喜歡的vocal也好band也好 都是很難搞得。所以對於大佑,我能做的可能也只是像ゆびきり描述的那樣 微笑着目送他離開

有什麽翻譯得不對的地方 或者有措詞更好的方法 請一定留言告訴我。非常感謝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<<大切な人 | ホーム | 煩死了 煩死了 煩死了 煩死了煩死了>>
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の投稿




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トラックバック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:
http://aoizuki.blog17.fc2.com/tb.php/440-18eeb4c3
| ホーム |
プロフィール
月月
  • 月月
  • 趣味:睡覺,visual kei,映畫欣賞。
    自分描述:懶惰,食物抵抗能力zero,人生上上主義。bis至上主義。
過去ログ
最近のコメント
管理・RSS

無料カウンター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